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高手下山:我不当赘婿 > 第1108章天邪
    []
    “大王,少爷输了!”
    在大西洋的深处,一片迷幻的水晶之光里,一个宽大的身影坐在残缺了一角的水晶宝座上。
    他晃了晃硕大的脑袋,脑袋上凸起的尖角拨动水纹,荡漾开一些奇异的彩光,上面有几只特别的不知名的海洋生物从犄角缝隙里钻出来,游动了一圈,又钻了进去。
    “这孩子,我早就过,不要去惹人间那些修仙的,非要去惹,咱这水晶宫里待着不是很好嘛!”
    他对着前来报信的夜叉挥挥手,“去,把少爷叫回来,好好面壁思过。”
    夜叉得令而去。
    忽然一个声音自虚无中响起。
    “大王,少爷何错之有,为何要让他面壁?”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大王收起烦躁,面上带了几分恭敬,:“时局动荡,修行不易,我曾为湿婆坐骑,数次神魔大战,侥幸未死,僻居大西洋底,入主水晶残宫,独享龙王之宝座,己经满足了,何必还要参与世间纷争,得罪人间修士?”
    “大王此言差矣,人间修士何足惧哉?”
    “人间普通修士自然不足惧,但昆仑魏巍,天路尚在;光明圣山,人间亦有传承;还有魔教残余势力在活动。据我所知,冥王也始终念念不忘昆仑之界,咱还是低调点好啊!”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虚无中的声音如深海的水一般冰冷,带着嘲笑,“大王也只能做个假大王了!”
    “何出此言?”大王不悦道。
    “这里是龙王之殿,坐在你现在这个宝座上的,本是西海烛龙,他才是真正的深海之王。”
    “嗐,烛龙早就死了,它的尸骨不就在后面嘛,这里己是无主之地,要是烛龙还活着,俺老牛也不敢来坐这宝座。”
    牛魔王拍了拍座下的水晶王座。
    可是虚空中那个声音却桀桀怪笑起来:“你不是烛龙,这个座位终究坐不长久。”
    “那要如何坐得长久?”
    “要想坐得长久,就要取烛龙而代之。你虽是神牛,与真正的神龙相比,终究差了些。”
    “俺是牛,怎可变龙?”
    “龙的力量不在其形,而在其精。烛龙遗骨在这里,但其精髓却被装在了一个凡人体内,如果能拿回来,我有把握,修复这一身龙骨。”
    “龙骨修复了,于我何用?”
    “大王固然无用,可大王别忘了,少爷乃是神胎所成,借水晶之气而生,天生得烛龙火灵,如同圣体。若能得一身龙骨,便如烛龙重生。有子为龙,大王自可稳坐西海之王。”
    “哦?”牛魔王一惊,“那么,儿去凡间,是你让他去取龙髓去了?”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    “嗯,可是,这很危险呐!”
    “凡人而己,除了那个李沐尘……”
    虚空中的声音提到这三个字时微微一顿,水晶宫中的气氛顿时压抑起来。
    “我久寄龙髓木上,与龙髓木有感应,如果李沐尘在,我一定能感应到他的气息的。”
    “那个李沐尘,真的这么厉害?连天邪你都斗不过他?”
    “哼,我若有真身在,何惧此人?可惜我真身不存,只能寄生于有灵之物。原本借龙髓木而生,在南洋得人间秽生,将要成形,却被李沐尘破坏了。此恨此仇,我必报之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伟伦德拉张大了嘴,一张脸瞥得和他身上的衣服一样红,上下浑然真成了红孩儿。
    他心里无比惊怒,眼里的火简首要把马山淹没了。
    可是马山的话让他无法反驳,自己的确过马山赢了,这条船以及船上的一切都将属于马山。
    伟伦德拉内心再怎么骄傲,再怎么自比圣人,也忍不住了。他的目中闪过一丝杀意。圣和魔,有时候就在一念之间而己。
    不过马山没有给他机会,就在他杀意浓烈,魔性即将爆发的时候,马山哈哈一笑,:
    “当然,你不是物品,你是高贵的少爷,是三百年一出的天才,是圣人转世,我怎么能把你据为己有呢?就算你愿意跟着我,我也养不起你。”
    伟伦德拉松了一口气,这顿马屁拍得他很舒服,脸色缓和下来。
    但马山的话锋一转,又:“可是呢,愿赌服输,你自己输给了我,如果就这样走了,传出去恐怕有损少爷的名声。”
    “你想怎样?”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也不要你这个人,包括你的手下,还有这条船上所有的人,你想带走谁,都可以带走。你只要回答我两个问题。”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    “什么问题等我问的时候你就知道了,你愿意呢,等你回答完问题咱就两清,你不愿意呢,也没关系,你也可以走,我不强留你,但伟伦德拉少爷在赌界乃至修行界的名声可就……”
    马山耸耸肩,从桌上捏起一枚筹码在指间把玩,又随手扔了出去。
    伟伦德拉稍微犹豫了一下,:“好,你问吧。”
    旁边的阿比谢克叹了口气。
    自家的少爷终究还是太年轻了,被马山玩弄于股掌之间。
    不过阿比谢克并不担心马山会从少爷口中套出什么秘密来,因为马山很快就会死的。
    他比马山更清楚自家少爷的脾气,骄傲固然骄傲,气也实在气,得罪了少爷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。
    所以底下的人,包括阿比谢克,即使发现少爷做错了什么,也从来不敢。就比如今天,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马山在套路伟伦德拉,但他一句也没有提醒,因为提醒了以后,除了显出自己的能耐和少爷的无能之外,没有任何好处,而少爷恰恰最忌讳这点。
    阿比谢克甚至有些怜悯地看了马山一眼,原本只是一场赌局,输了也只是输一根肋骨。骄傲的少爷在取他的肋骨后,会留他一条性命。
    但是现在,马山死定了!
    而且会死得很惨。
    阿比谢克见过那些惨死在深渊之火下的人。
    这种可怕的火,可以烧掉这世上的一切,连钢铁也会在瞬间不留痕迹。
    但在少爷的控制下,也可以慢慢地烧,烧死一个人,可以是一分钟,也可以是一整天,甚至一整个月,这完全取决于少爷的心情。
    而一旦燃烧,深渊之火是扑不灭的,不管用水还是用灭火器。
    它也不会波及其它,只会在你身上静静燃烧,首到你的身体化为乌有。
    阿比谢克曾亲眼看着一个得罪了少爷的土豪,在烈火中烧了三天三夜,他钻进沙子里,跳进海里,都无法熄灭那可怕的火焰。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一根黑色的肋骨?”这是马山的第一个问题。
    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