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修仙请带闺蜜 > 第四百三十九章魔晶
    赵无喜又看向了顾十一身上的血红鳞片,

    “你居然现出了玄灵真身,那就更好了!”

    说罢,三人领着顾十一往前头那深坑而去,顾十一就不是个安份的主儿,忍不住问道,

    “前辈,那魔心是甚么,为何一定要晚辈前去寻找?”

    赵无喜看了她一眼,没有说话,倒是那吕无悲开口道,

    “魔心便是魔物的心脏,全是用魔气凝集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?

    “就这……值得诸位前辈费这么大的劲儿?”

    顾十一一脸不信,吕无悲看了她一眼道,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,这片大陆之上,魔气聚集之地不少,不过魔心难寻……”

    “魔心怎么难寻了,不是魔族都有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每一个魔族都能生出魔心的,也不是每一颗魔心含了真魔之气……”

    真魔之气!

    “那是甚么?”

    吕无悲看了她一眼,有些诧异,想了想又释然,

    “你果然是没有亲辈教养的,真魔便如同你一般,你乃是真灵之身,妖族中的圣兽一族,魔族之中亦也是真魔一族……”

    哦,原来如此!

    等等,这老东西刚刚是不是在骂我,说我没有亲辈教养?

    那不说是我有爹生没娘养?

    我呸,你才有爹生没娘养!

    顾十一有些恼怒却又不敢发作,当下紧闭着嘴,暗中翻白眼儿,又说是眼看着地方已经到了,四人飞临那魔气翻滚的深坑上空,

    “下去!”

    赵无喜只说了两个字,四人化成一道白光落到了深坑的底部,

    “应该就在这里了!”

    搜寻的结果,自然是甚么都找不到的,赵无喜与吕无悲还有宁无暇的脸色都阴沉到了极点,顾十一则是一脸茫然立在那里,似乎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状况。

    赵无喜眉头紧紧皱了起来,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有?”

    因为我拿了呀!

    顾十一暗暗龇牙笑,

    宁无暇想了想道,

    “大师兄,难道是那三只魔物没有生出魔心?”

    赵无喜摇头,

    “它已是魔王境了,又能化身为三,若是没有魔心才是怪了!”

    对呀,就是怪了,嘿嘿,想破你们的脑袋,你们都想不出来!

    吕无悲也是皱了皱眉头,刚要说话,突然吕无悲与赵无喜的表情都是一变,迟了一息的是宁无暇,又等了两息,才是顾十一脸色跟着一变,四人的目光都向了脚下,脚下的地面正在微微的震颤,

    “魔气!”

    顾十一叫了一声,就见得这地面被爆炸炸出来的细细裂缝之中,开始涌出股股的黑水,这可不是那能点燃,能用桶装了,拿出去换小钱钱的黑水,这是魔气凝集到了极点之后,气化成了液体,这种黑水沾着就死,闻着便亡,最是毒辣无比,

    “咕咚……咕咚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正从地底一股一股的冒了出来,

    “我X!”

    饶是顾十一体质不同,被这冒泡的黑水溅在脚面之上,她脚背上的血红细鳞立时泛起一层红光,一股子灼热感传来,顾十一将妖风一展,连忙飞了起来,

    “前辈,我们快走吧,这里呆不了了!”

    赵无喜与吕无悲又有宁无暇,却是恍然未闻,仍是低头看着地面上流淌出来的黑气,赵无喜脸色阴沉,

    “我就说那阙氏的族长为何这般老实,原来在这里等着我们呢!”

    吕无悲冷哼了一声,

    “如此看来那三面枭为何没有魔心,只怕它未必就是那魔族的真身,想来应该是那魔族借了这处浓郁到极至的魔气,幻化出来的分身!”

    所以才没有魔心!

    宁无暇闻言秀气的眉头一皱,

    “二师兄的意思,在此处此地,只要那魔族愿意便可以幻化出来无数那样的三面枭?”

    吕无悲点了点头又缓缓摇了摇头,眉头紧皱似乎有甚么事儿没有想通,赵无喜却是哼道,

    “那魔物有没有魔心如今倒是次要,只怕那姓阙的前头的老实都是装出来的,我们多半是中了人家的计了!”

    宁无暇闻言一惊,

    “大师兄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赵无喜哼道,

    “前头那阙武言说,他们这族中禁地沉睡的魔族先祖,受过重创,虽说有真魔之躯却只有魔王境了,只要杀了它,便能取得真魔魔心,可若是他那老祖真受了重创,又怎么会有如此浓郁的魔气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一抬手,一道青芒闪过,那地面冒着黑水的地缝被劈出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大洞来,赵无喜抬手一抓,从中间抓出来了一样事物,展开手掌给众人一看,只见居然是一颗小小的黑色晶石,

    “只有真魔气才可生出魔晶,此处是有真魔身躯不假,可这真魔却未必是受了重创!”

    吕无悲闻言脸色阴沉了下来,

    “哼!看来那巨阙族如此乖顺将我们引至此地,多半是想让这禁地之中的真魔老祖出手灭杀我等!”

    赵无喜将那魔晶远远的扔了出去,冷冷一笑,

    “想得美!”

    一旁的顾十一见到那魔晶被抛飞,一个闪身过去,将那小小的晶石抓在了手中,吕无悲看了她一眼,顾十一陪笑道,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总归是魔晶嘛,难得的东西,扔了可惜!”

    吕无悲哼道,

    “这东西于我们来说有害无益,对你来说倒是无所谓的,便是给你生吞进肚子里,也不过肚子疼上个三五月,死不了的!”

    真龙血脉就是这般厉害,甚么都可以吃!

    顾十一嘿嘿一笑,将那魔晶收进了储物袋里,三人见了都是嘴角带了一丝冷笑,

    “蠢货,这可是魔晶,放进储物袋里,你那袋子里头的法器丹药,就别想要了!”

    三人没一人告诉这有爹生没娘养的妖族,就等着看她的笑话,他们自然不知,顾十一扔进了袋里之后,那已经将魔心吸食干净,正在储物袋里打转儿,想要再次出去的白色小角,嗖一下子飞了过来,又扎进了魔晶之中……

    赵无喜抬头看了一眼头顶,脚下的魔水见过天光之后,便开始迅速的蒸腾向上,化成了丝丝缕缕紫线往天空之上汇聚而去,而在他们的头顶之上正有一团小小的黑云在形成,其余二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赵无喜也是连连冷哼,

    “真当我会不留后手,就轻易进入别人的家族禁地吗?”

    他也是成名多年的大修士了,自然知晓小心使得万年船的道理,当下一抬手,却是取出了一根绣花针,细细小小,针尾之上还拖着一根细细的红线,

    “是时候……让四师弟出手了!”

    说罢,一松手,绣花针冲天而去,化成了一只小小的蜜蜂,翅膀一扇瞬间消失不见,只是赵无喜的右手小拇指上头还缠着一圈若隐若现的红线,

    “饶是他如何厉害的法阵,我这破阵蜂一出,都要给捅一个窟窿!”

    只要将消息传给四师弟,四师弟在外头自然会按着计划行事!

    赵无喜放出了破阵蜂之后,这才道,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三人立时飞起,化成一道遁光飞出了深坑,赵无喜还顺手将想往一边儿跑的顾十一给摄了回来,

    “你跑甚么跑?”

    顾十一回头做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,

    “前辈,我怕啊……这么多的魔气,就算我这样儿的,也顶不住……要不……您还是放了我吧?”

    赵无喜道,

    “放心,不会让你死的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知道……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没把老娘用死,你当然不会让老娘死的太痛快了!

    却说是蒲嫣澜那头,她与老马闪身要奔向那两具巨大的棺木之前时,突然有人冷哼了一声,闪身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,二人见状大惊,收势不及,老马将蒲嫣澜往身后一拉,自己则是一头撞向了对方,对方冷冷道,

    “小小妖兽,真以为你的肉身有多强横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老马便与那人撞到了一起,那人纹丝不动,老马的身子却是飞了出去,蒲嫣澜见状一咬银牙,反身去追老马,那人却是有些诧异道,

    “这妖兽的肉身倒是有些与众不同!”

    在他身边又闪出了那中年男人,中年男人负手而立,目光闪动看向了老马摔出去的方向,

    “这妖兽应该是有些上古真灵血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古真灵……大长老可是瞧清楚了?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正是阙武,中年男人哼道,

    “老夫早些年在大陆之上也是去过妖族地界的,他们称这种妖族为圣兽一族,不过如今那时在大陆之上留下的真灵血脉已经十分稀薄了,这么多年过去……我的记忆也模糊了,前头便觉着这妖兽与那姓顾的女子气息有些古怪,虽说是妖族但气息之中,又隐隐透出纯阳至刚之气,我前头还以为是他们修炼的功法所至,现在看来……应该就是血脉的缘故,看来此妖兽与那姓顾的女子应该都是圣兽一族的!”

    阙武闻言大喜,

    “即是如此,若是得了这妖兽,那岂不是多了一个助力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哼道,

    “此妖兽刚化形不久,本事低微,不过血肉骨骼倒是可以入药,而那姓顾的女子若是能驯服,倒是可以一用!”

    阙武听罢,身子一闪便追了过去,

    “如此,且待卑下将此兽拿下,给大长老抽筋扒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