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许南歌霍北宴 > 第606章南家的秘密
    []
    许南歌也看向了司徒老爷子。
    能让全球,所有强大的国家来为他们养蛊,这明南家的实力不容觑。
    可再强大的商业大亨,甚至是强大的国家,在这个世界上都有名头,南家这个普通人听都没听过的家族,究竟有什么可以吸引着全世界最顶尖的存在?
    司徒老爷子见两人都看向了自己,苦笑了一下:“南家有个秘密。”
    许南歌的眼睛刷的一下子就亮了:“是什么?”
    司徒老爷子开了口:“他们能预知未来。”
    许南歌:??
    她懵了懵。
    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    才刚刚确定了社会主义价值观,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玄幻这类东西,司徒老爷子就给了她一记重击?
    预知未来……这是什么鬼!
    许南歌皱起了眉头,忽然觉得南家像是个神棍。
    许是看出了她的想法,司徒老爷子笑了:“身为司徒家上一代家主,我和你的想法是一样的,我们都是唯物主义,根本不信这些妖魔鬼怪,我年轻时候,更相信自己能给家族带来荣耀,都不会求神拜佛,可是,南家不一样。”
    许南歌开了口:“怎么不一样?您就别卖关子了。”
    司徒老爷子叹了口气:“南家不一样,他们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在网络上发布一则关于地球上各大世家的消息。他们某个世家要崛起,那个世家就算是头猪,也会天降横财。他们某个商业大亨要破产,那个商业大亨就算产业蒸蒸日上呢,也会在他们指定的时间破产。”
    许南歌皱起了眉头:“这应该不是什么预知未来吧?是他们自己搞的鬼?”
    司徒老爷子就缓缓道:“再强大的家族,想要掐灭一个家族,都很容易,但它却能让一个世界强国破产,让一个世界强国消失,更别那些享誉全球的大企业,大联盟了。”
    许南歌一愣。
    司徒老爷子就笑了:“听上去是不是很不可思议?如果他们什么就是什么,那他们就是这个地球的主宰者了吧?所以年轻时候,我根本就不信的。那时候他们让我们司徒家加入南家继承人之争,被我强势拒绝了。”
    司徒老爷子苦笑了一下:“然后,可笑的是,我用一辈子来证明了,南家的确很厉害,司徒家如果不加入他们,恐怕会被灭族,而如果加入他们,司徒家的未来会更上一层楼。”
    许南歌微微愣住:“为什么?他们是怎么操控这个世界的?”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    司徒老爷子摇了摇头:“这些年我百思不得其解,没有任何一个国家,或者任何一个人,可以掌控这个地球,但南家做到了,她们就好像有妖法似得,出来的话都实现了,我验证了很多很多,最终对此深信不疑。”
    许南歌听着这宛如天方夜谭的话,忍不住开了口:“那您知道,南家在哪儿吗?”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    司徒老爷子摇了摇头:“这是更可怕的一件事,如此强大的南家,却没有任何一个外人知道他们的所在,他们好像无处不在,无所不能……我无法想象南家的势力有多么强大。”
    他看向了霍北宴:“子,你刚刚,南家是在用全球来养蛊,这话对也不对,对的是,他们的确是这样做的,不对的是……全球的人,都心甘情愿被他们利用,因为对他们有用,才有发展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许南歌和霍北宴从司徒老爷子的书房里走出来的时候,满脑子都是疑惑和浆糊。
    她被司徒老爷子的话震惊到了。
    司徒老爷子绝对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人,他是国外某皇室成员,那个国家发展的很好,很有钱……
    可就是这样一个人,见过了这世界上任何风景,甚至是见证了这大几十年来地球上国家的兴衰,却仍旧被南家所震撼。
    许南歌抿住了嘴唇:“你这么强大的南家,我们还能把我妈救出来吗?”
    她想到了刚刚询问司徒老爷子的话:“您刚刚的继承权,那胜利的人继承南家,输掉的呢?”
    司徒老爷子的话是这样回答的:“胜利的人掌管南家未来发展,输掉的人……要么死,要么臣服,沦为为南家诞育下一代的生育工具。”
    所以母亲南靖书应该是输掉的那些人,她在南家的日子,过得该有多么艰难?!
    许南歌正在思考的时候,霍北宴就开了口:“南歌,你要相信一句话。”
    “什么?”
    “人定胜天。”
    许南歌一愣。
    霍北宴就坚定的看向她:“更何况,南家还不是天。”
    许南歌深吸了一口气,点了点头:“你得对。”
    两人走出司徒家门口时,刚好看到了郑怡,她此刻正在愁眉紧皱。
    许南歌立刻上前一步,询问道: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郑怡开了口:“我是觉得许池烨今晚的行为有点越俎代庖了,替他担心。”
    许南歌一愣:“担心什么?”
    郑怡道:“周门一直都是我们特殊部门最强大的后援,因此我们对周门一直保持着最崇高的敬意,许池烨今晚是为了帮你吧?忽然调了这么多周门的人过来,他个人帮你肯定没问题,可是没有经过周门大师姐的允许,就找了这么多门内人,是对大师姐的不尊重。”
    许南歌:?
    郑怡见她微微愣住,就立刻开了口:“南歌,我不是你这样不好,只是周门大师姐在特殊部门话语权很重的,周门掌门几乎是可以和我爷爷平起平坐的人物,你就应该知道大师姐的地位了吧?这样的人物,我一直很敬仰的,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做法,对大师姐有些不恭敬……”
    郑怡焦急的道:“南歌,要么我带着你去给大师姐赔罪吧,解释清楚我们今天用人也是突然事故,免得大师姐不高兴……”
    许南歌见她满脸担忧,忍不住抽了抽嘴角,她看着郑怡忽然开了口:“你知道周门大师姐叫什么吗?”
    郑怡一愣:“叫什么?”
    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