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陆寒李妙妃 > 第620章客座教师
    []
    “我的陆老师,您可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。”
    再次接到陆寒的欧阳真,双臂环抱胸前,靠着合堂教室的门框,一脸嗔怪。
    美女就是美女,一颦一笑,皆有美感。
    来来回回的男生女生都不由自主向欧阳真行注目礼,同时向陆寒甩去刀眼。毕竟欧阳真可是整个天云大学的女神,有人竟然敢让女神久等,真真罪大恶极。
    陆寒对周围的鄙视视而不见,笑呵呵道:“我很忙。”
    “忙什么?”欧阳真被陆寒连续放了好几次课的鸽子,确实有些恼火,根本不给面子,直接追问。
    “咱们先进去上课,等下了课我跟你细行不?”陆寒一看,不给个法是不行了,先稳住欧阳真。
    于是,升任教导处副主任的欧阳真让开了大门,陪着陆寒进入大合堂。
    见到美女,全场学生安静下来。
    其实,上课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,有一部分学生开始不耐烦。
    “各位同学,这是传统医学的客座老师,陆寒先生,大家掌声欢迎。”欧阳真上台热情洋溢得为众人做介绍。
    台下一片鸦雀无声。
    只剩欧阳真自顾自得拍巴掌,别提多尴尬了。
    “陆老师,你浪费了大家十几分钟时间,难道不该给个解释?”某位帅气男生站起身大声质问。
    “对,给个解释!”
    “这么多人都在等你,太过分了!”
    “职业道德呢?”
    台下大学生们纷纷声讨陆寒,欧阳真想要平息众人情绪,但大家根本不听。天云大学是天云省第一的高校,能考进来的学生都是人中龙凤,傲气十足,加上站在道理上,又年轻气盛,眼看着事情就要控制不住。
    “咳咳!”
    陆寒轻咳一声,学生们同时一哆嗦。
    那咳嗽声仿佛从头顶百会穴瞬间灌入,整个人都凉快了。
    欧阳真也感觉到了那种异样,望着陆寒,眼中异彩连连。
    不愧是陆寒,果然是有办法的。
    “各位同学,我先给大家道歉,没能按时上课是我的错。”陆寒环视全场笑道,“我最近很忙,各种事情缠身,大家有意见我完全理解。”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事儿?能么?”刚才那位男生高声问道,“我们也不是不讲理,你要是能解释清楚,我们也不会胡搅蛮缠。”
    “对对!我们都是讲道理的。”
    “你你忙,出来忙什么。”
    学生们继续鼓噪。
    “我啊,最近跑了几个地方,打了几架,干掉了一个人口贩卖的团伙,杀了一批扶桑人,弄死了云城城守的同时又当了几天城守。”陆寒洒然道。
    这次别是学生们,连欧阳真都愣住了。
    打几架,可以理解。
    干掉人口贩卖团伙,杀扶桑人,就有点儿意外了。
    但你听听,最后他还杀了云城城守,又当了几天城守……这像话么?
    “陆寒……你开玩笑呢?”欧阳真苦笑发问,“你去云城做城守?”
    “是啊,云城原城守勾结敌人,出卖大夏利益,被我当场斩杀,然后我接到省守认命,暂代云城城守职务,不过今天已经正式卸任了。”陆寒呵呵一笑。
    “真的啊!”有位女生举着手机愕然站起,“云城城守网上还有陆……陆老师的头像呢。”
    欧阳真和学生们立刻拿出手机开始搜索。
    有搜云城城守是谁的,有搜云城原城守怎么死的,还别,真搜出来一堆内容,还有视频……
    陆寒斩杀刘金勇,现场虽然很多人都在拍摄,但没人能拍清楚陆寒的面容。
    可是光看身材,听声音,学生们就已经确定,陆寒得没错。
    欧阳真在搜索之后,也津津有味得连续看了几条视频。
    这下,整个合堂内鸦雀无声。
    “我没瞎吧?”陆寒笑道,“至于云城城守的职务,应该是网站的管理员还没来得及更换。我对大家再次表示歉意,这样吧……既然咱们是传统医学课程,我就给大家先号号脉。”
    “传统医学,博大精深,与武道殊途同归,我希望大家能重视传统医学,未来投身到传统医学,悬壶济世。”陆寒认真道。
    “号脉有什么了不起?”某位女生撇撇嘴,“之前的老师也是号脉,了一堆似是而非的东西,你要是号脉就算了,没意思。”
    “对,没什么意思,你能拿出点儿真本事,我们才服你。”另一位女生接着帮腔。
    欧阳真冷着脸道:“陆先生的本事是公认的,无需测试。”
    “欧阳老师,你不能拉偏架啊。”
    “对啊欧阳老师,我们不能白白等这么久,而且他还缺了好几节课呢,我们的学分怎么办?”
    学生们又嚷嚷起来。
    陆寒双手下压,笑道:“看来不让你们心服口服,我这客座教师就当到头了。”
    “没错!”学生们齐声回应。
    “那就……给你们露几手。”陆寒撸起袖子,笑呵呵道,“传统医学,四诊法,望闻问切,我不望不闻不切,只用问,你们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,我就能找到病因,病灶。”
    完,陆寒笑着看欧阳真:“有没有什么可以遮挡眼睛的东西?”
    “啊?”欧阳真下意识掏兜,倒是掏出一件东西,等到大家看清楚之后,都发出了哄笑。
    竟然是一条黑色丝袜。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我备用的袜子,是……新的,没穿过。”欧阳真大囧,慌忙开始解释,但是她内心隐约期盼陆寒能使用。
    “行吧,暂时凑合一下。”陆寒接过黑色丝袜,扫了一眼。
    袜子确实是新的。
    但这么托着一条属于欧阳真的丝袜,陆寒心中微微起了几圈儿波澜。
    他用丝袜遮住眼睛,任谁都能看出来,陆寒的双眼是紧紧闭上的。
    欧阳真的脸在烧。
    她敢给,陆寒敢用,还真是……不出的异样。
    “我先来。”最先发声的男生主动站在陆寒面前,“老师,你问吧。”
    “我问……你的生日,具体到时和分。”陆寒道。
    “啊?嘁……装神弄鬼,我是二零五年十月十六日下午四点十分出生。”男生满不在乎得报出了自己的具体生辰。
    陆寒点点头:“那生辰八字就是乙酉、丙戌、癸酉、庚申。”
    他释放出灵气,在男生体内快速走了一圈。
    对方毫无所觉。
    “你的胆囊里有一个石头,大概只有零点五公分。”陆寒淡淡道。
    “嘶……”男生愕然。
    不久前他去医院检查了一下,确实有个胆结石,眼前这陆老师竟然就问了他的生辰八字就知道了?
    这也太神奇了吧?
    “您得对。”男生只能承认。
    “哇!”
    学生们也惊呆了。
    陆寒暗暗好笑,这群年轻人,先把他们唬住了,再谈具体内容。
    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