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龙王医婿 > 第3912章可恶至极
    江辰没回答这个问题,也回答不了。
    因为时至现在,他才彻底明白穹苍浩劫的真正意图,也才终于搞清楚,老婆在穹苍浩劫中扮演的关键角色。
    原本,他以为只要击破了隐藏在时间长河中的无极过去身,就算是折断了无极的一根羽翼,即便不能破了穹苍浩劫,也能延缓穹苍浩劫的爆发。
    继而顺藤摸瓜,以击破无极过去身,带出现在身和未来身,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。
    可与月命的一番谈论下来,彻底颠覆了他的全盘计划。
    眼看江辰沉默着,月命桀桀笑道:“当然,如果你想继续管下去,也不是没有办法。”
    闻言,江辰眉头一皱。
    “很简单。”月命幸灾乐祸地说道:“杀了你自己的老婆,还有你手中的光明天道,只要让她们彻底消失,无极就将彻底断送虚无气旋。”
    “即便劫数到了,他能够重新回归,也只能具备转世之前的大道实力,以你现在的实力,足以与他抗衡。”
    这叫人话?
    江辰冷厉的盯着月命。
    呵呵一笑,月命又有些尴尬的移开目光。
    “牺牲一两人,而保全整个万界生灵,这其实……”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突然被江辰扯着长发拽起了头。
    “你信不信,我能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而且一丝尊严都留不下,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?”
    “同时,我还能让你的月轮族成为万界最悲惨,最痛苦的种族,永世不得翻身。”
    “打个赌,我能找到你费尽心机都要保全的月轮族。”
    看着江辰血红的双眼,杀气腾腾的气势,原本想要好好揶揄一番的月命,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丝恐惧,而且越来越浓烈。
    在他的印象中,江辰是一个重情重义,护妻到疯狂的家伙,同时也是一个杀伐果决,心狠手辣的超级枭雄。
    不碰他的逆鳞,或许没什么,可一旦踩过了线,那便是后悔都来不及的悲剧。
    很显然,他的逆鳞便是老婆阴仪。
    面对江辰近乎吃人的眼神,月命情不自禁的咽下一口唾沫。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办法,就看你实力够不够,敢不敢冒险一试!!”
    “闭嘴。”江辰仿佛知道月命要说什么,不等他说完便否定了。
    微闭着眼睛,月命深吸了一口气。
    “明明可以走通天坦途,却前顾及义薄云天,后顾及儿女情长,生生给自己选了一条绝路。”
    “江辰啊江辰,亏你聪明一世,却糊涂一时,岂不知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?”
    “像这样的高端局,面对这样的对手,你想做到险胜尚且不易,竟贪图大胜,全胜,甚至完美破局,怎么可能?”
    看着月命,江辰微眯起眼睛。
    “有一件东西,被我老婆丢失已久,我现在感应到它了,是你自己交出来,还是我自己取?”
    听了这话,月命不由得脸色一变。
    “你感应到什么了?”
    “虚无道境。”江辰一摊手,一块带有卐字标记的令牌出现在手中,并且发出嗡嗡的声响,光芒也时强时弱。
    “这,这是……”月命看到江辰拿出的卐字令牌,满目震惊的喝道:“你,你居然真的勾结了异教?”
    “还还是不还?”江辰的眼神颇具威胁。
    月命颤抖着身躯,深吸了一口气。
    旋即,随着一道紫色光芒闪烁,一个鎏光四溢的圆镜,逐渐从月命的头顶飘出。
    江辰松开月命的头发,一把抓在手中,与那卐字令牌对应,两件至宝同时爆发出刺眼的光芒,相互回应。
    是真的!
    看来师父林霄临走时送的异教令牌,果然能感应到虚无道境。
    可这又是为什么,江辰却一头雾水。
    “就算你拿到了虚无道境,也没什么用。”月命忽然开口“这虚无道境我无法操控,想必你也操控不了,恐怕能操控虚无道境的也只有阴仪了。”
    说着,他又看向江辰:“现在阴仪一分为二,除非你能让她们融合,这虚无道境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奇效。”
    “可你不愿意,仅凭你老婆一半的阴仪之身,即便能操控虚无道境,恐怕对无极的现在身和过去身,也是大海捞针。”
    江辰收回虚无道境和卐字令牌,冲着月命诡异的一笑,然后缓缓站起身。
    “月命兄,谢谢了,现在,由你自己处理自己的事情吧。”
    眼看着江辰转身要走,月命顿时急了。
    “江辰!!”
    刚走出没几步的江辰,脚下一顿。
    “你只顾及老婆的死活,却不管自己儿女的死活吗?”
    江辰没回头,而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    “我的几个儿女,我欠他们太多了,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,自然也没有资格要求他们一定非要记得我,非得认我这个父亲。”
    月命一怔,再次咆哮道:“那你就不怕他们失去了过去的一切,修为一下子跌到谷底,被杀了吗?”
    “转世重生,对于修道者而言,是劫数,更是新生。”江辰一字一字的说道:“以他们的天赋,重生并不是坏事。”
    听完江辰的话,月命颤抖着身躯,忽然怒极反笑。
    “我是真没想到,你作为一个父亲,竟会如此无情。”
    “在你眼中,你老婆可以放在第一位,兄弟可以放在第二位,万界生灵放在第三位,却全然没有自己儿女的位置。”
    “难怪,难怪江悔如此恨你,难怪他宁愿沦为道奴,也不愿意与你同处一个世界。”
    江辰没吭声,而是缓缓仰着头,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有些事情,心照不宣,但最终也只能由男人来扛。
    良久后,江辰背着手,踩着禁锢月命的光带,缓缓朝旋转的图阵走去。
    “你是真的无情吗?”月命再次提高声音喝道:“你那么追求完美的一个人,能做到真正的无情吗?”
    “别再我面前演什么大义灭亲,悲情苦情了,论实力我不如你,论女人缘我不如你,但论智慧和权谋,我不比你差。”
    咆哮间,月命道念一闪,整整四个能量球急速飞向江辰。
    转身的一刹那间,江辰一把抓住四个能量球,俊朗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。
    “惺惺作态,无耻之尤,算无遗策,阴险狡诈。”月命破口大骂道:“江辰,不管是做人还是做神,做到你这个份上,实在是让人讨厌至极,你可恶至极。”
    ν.net